奥地利成西欧第一个要求民众戴口罩国家 确诊9377例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入境检疫说明:视检疫设施和机场运转情况,分流到隔离点需要花费4到6小时不等的时间;采样12小时后才能得到新冠肺炎检测结果,结果显示为阴性的话,可以直接离开;隔离点提供负压隔离房,我们会确保洗浴和食物供应。

这一数字,比福奇博士估计死亡人数高了十余倍。如果属实,将远远超过1918年流感大流行(美国死亡55万人)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死亡人数(约40万)。

原来,尽管所有欧洲入境人员都需要接受新冠肺炎检测,但无症状者会先送往隔离点再检查,而有发烧、咳嗽等症状者会先在机场就地接受检查,之后再集中送往隔离点,我属于后者。

“中国给我们送来了一批物资,非常好的物资。”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当地时间周一(30日)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召开新闻疫情发布会时介绍称,美国已收到中俄等国援助的医疗物资。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。而不久前,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:3月22日0时起,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。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。

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,我们可以互相学习,互相改进,互相避免走弯路。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,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,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,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。大家已经公认了,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,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、合作,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。本地时间3月28日晚,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院主任福奇博士(Anthony Fauci)接受CNN的采访。在被问及美国新冠可能的病例数和死亡数的时候,他说大概会有上百万的人被感染,而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-20万。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赵剡:3月25日交流时,加拿大的医生问,有哪些事情是需要他们第二天就开始做的?我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,从个人层面来说,首先要做到戴口罩、洗手、通风;对医院来说,我们需要做到“两通道三区”,就是把医护人员的通道和患者的通道分开,把干净的区域、污染的区域、中间区域分开;第三点就是要做到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,首先要把普通老百姓(76.200, -0.01, -0.01%)和新冠肺炎的患者分开,其次要把轻症患者和重症患者分开。如果做到这几点,抗疫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。

此言一出,立刻登上各大媒体头条。福奇博士被誉为“美国钟南山”,是这次美国新冠防疫卫生政策的主要智囊。由于他坚持科学原则,独立于党派之争,在美国备受尊敬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赵剡: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,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。这听起来有点无情,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:你看的病人多,你就有经验。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,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。通过国外的经验,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,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。